朱鸾帐【摇星】

*侍寝本剧本,头一次写剧本这么细致,当文看也可以,因为是初次写文,文笔垃圾的地方请各位过滤一下,土下座。

*这段是原作节选的脑洞,和以后的原作可能有大幅出入

*剧本不一定会放出完整版,请注意...随便看看好了

*写文的大大们别笑话我,我新手_(:з」∠)_        如有不严谨之处,还请指正~


【一】

丹霄,一年十二个月里,六七八月是春夏秋,到了九月天气就开始转寒,下旬便进入冬至,一直持续到下一年的四月,天气才又逐渐暖和起来。

冬至前夕,就是司制司最忙碌的时候,司制司的女仙们要把一年到头所制的新衣服,枕衾,铺设,幔帐,递交个宫内的各个事务局。之后把春夏秋三季所用之物全部替换下来分发到宫外的下层事务局,层层挑拣下来,像宫外的囿园和草料场这种最下阶的事务局,通常只能得到一些相对残破的物资了。

然而今日,发生了一件很不寻常的事。

司制司上属尚服局一行人一大早就来到了草料场,问候了掌舆李松,不仅带了赏银,还带了新制的三十床锦衾和衣裳分发给草料场的海客们。

宫内的上级对下级从来都是趾高气扬,突然带着这么华贵的物品来问候下级,这是从未有过的事。李松见状甚是惶恐,赶忙出门迎接。

看见一群身着华丽的内宫仙官,走进这杂乱的庭院,海客们都丢下手上的活,争相上前围观。

 

草料场的海客们都是轮流做饭,每人一周,这周刚好轮到王晟星,他正在庖屋内烧饭,并不晓得外面发生了什么事,往灶炉里的塞进干柴直冒黑烟,呛地他猛咳嗽。这时有局促的脚步声从外面传来。孟小宝抬脚进了庖屋就扯住王晟星道:“你先搁着,赶紧出去看看吧,尚服局的人来了,说要见你呢。”

“尚服局?”一听这话,王晟星有些摸不着头脑,跟尚服局的人就未曾有过往来,里边的人一个都不认识,他们来找我做什么?说话中他放下了手中的柴火,让旁边的人帮忙看着,就跟着孟小宝出去了。

来到了庭院内,看见了那阵仗,着实让王晟星心下一惊。

与上次把王晟星从牢内揪出来,粗鲁地捆送他回来的卫士们不同,这次来的仙人们,脸上堆着盈盈笑容,这诡异的景象,让王晟星心里很不踏实。

“来来来,”李松站在门口摆手,示意他进屋。

晟星进到屋里,见一女子坐在厅堂内,身着华丽衣裳。

“快见过尚功碧桃大人。”

“碧桃大人…”王晟星刚要跪,被何大人拦住。“勿须多礼。”

王晟星复直立起身,低着头眼睛下垂,恐有冒犯。碧桃倒是对他左右端详起来。

李松也看了看,发现晟星脸上有几块柴火灰,便赶紧把袖子兜到手上,帮他擦拭干净。

碧桃忍不住笑了一下,道:“原来你就是王晟星,你的事情倒是已有耳闻,不过这次我可不是来找麻烦的。”复道:“我今日前来,乃是受人之托,带你入宫。”

王晟星和李松都愣了一下,李松急忙躬身道:“卑职敢问大人…王晟星之前虽犯下大错,可也经受了刑罚和牢狱之灾,圣主厚恩,对其已是不再追究,本以为将其遣返回来,令其在此悔过,这…又要让他进宫…是....”

“李大人不必担心,这回带他入宫,非是要再追其责,至于托我带他入宫的人是为何意,本仙也无从所知,不过从这些赏赐来看,您也应该明白此次进宫是不会为难他的。”

“这…诶、是。”李松又拱手行了一礼。

王晟星此时心下犯嘀咕,这让他进宫的人会是谁呢?这之前在内宫,也就认识两个人,一个是瀚洲,一个是婉芝小姐,如今前者卧床休养,后者被贬出宫外,在那宫里就完全没有和自己有干系的人了。自己又是戴罪之身,这突然要他进去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说真的,那人心复杂的宫内,他是一步都不想再踏进去了。

他思忖了一下,问:“…小人斗胆,敢问大人,此次进宫,要在宫里待多少时日?”

碧桃莞尔,道:“那就得看我上头这位大人的心情了。”

 

朱红色的车轮碾在铺满小石子的道路上。

王晟星虽然自小生长在大富之家,但是乘坐这样华丽的马车还是头一次,这车内的华丽铺设,和自己掉了色的粗布短衣十分格格不入,想起早上刚从马厩里回来,鞋底也许还带有一些马的粪便,现在却踩在金丝缎面的脚踏上,让他心中些许不安,于是他只好把脚移到旁边的木架上。然而,就算坐在这样香气四溢的舒适的空间里,他也无心享受这暂时的惬意,看着那几串摆动的珠缨,更是搅得他心绪不宁起来。

 不多时,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宫门内。车停住,王晟星撩起帘子,迎面就看见宫殿牌匾上写着春槿宫三个字,这是尚服局的专属宫殿,也是灵镜山上的宫殿中规模最大的一个,可见灵镜山的仙人们有多热衷穿衣打扮。

尚服局的制衣人清一色都是女仙,没有官阶的男仙是不能踏足的,所以不久前,王晟星在宫里当差的时候,有时会路过春槿宫,但是从来都没胆子向里面多望一眼。

他一下车,一群明艳动人的女仙聚集过来,空气里弥漫着脂粉的香味,令他害羞又很不自在。碧桃仙女为他引路,一些探进宫墙的合欢花吸引了他的注意,他边走,边欣赏着这些漂亮的花,透过枝叶,他看见那高高在上的天青玉宫。

圣主的寝宫,他心中一凛,几个月前的经历,又浮现在脑海里面。听说圣主是经常会到春槿宫来的,他回过头,压了压忐忑的情绪。

“碧桃大人…,请问,召见我的人究竟是哪位大人呢?”

碧桃偏头一笑:“你不必慌张,待会你自会知道。”

穿过回廊,碧桃带王晟星走进一间古香古色的屋室,里面铺设精美讲究,让人心醉。

王晟星不由得被那些雕花的落地罩和镶嵌着螺钿的家具所吸引,还正在细细观赏中,碧桃大人突然道:“请宽衣吧。”

“什…!”王晟星听见这四个字很诧异,以为自己听错了。“什、什么?”

 “你总不可能穿着这身衣裳去见客吧,总得先沐浴净身,换身干净的衣服才行。”碧桃抬起手,示意不远处的海棠刺绣屏风道:“这屏风后面是浴池,衣服也已经备好。仆从就在外面,如有需要召唤来人便可。本仙就先告退了。”

说着碧桃就退出门外,关上了门。

沐浴…王晟星一时间很窘迫,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裳,尽管三天前刚洗过,但因为差事都是脏活得缘故,袖口及膝盖以下的地方都已是污迹斑斑了。一想到能在这种地方洗澡,王晟星心里自然是有几分雀跃的,自从被押送回草料场,就都是在山后的湖边解决沐浴问题的,加上天气转凉,再用冰凉的湖水洗澡,就变成了很痛苦的事。

管他见谁,先洗了再说。原本很烦闷的情绪就这样被一池热水打消了。

王晟星很快脱了个精光,掀起帷帐走进屏风背后,就看见十余平的地方砌着一个方形的白玉池子,旁边浴具摆放整齐一应俱全,有器物乘着的香花和一些粉末还有一些小盒子,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。

他也没管那么多,伸脚就进入了白烟袅袅的池子里,水温刚好,一阵舒爽从下至上袭来,他甚至觉得自己快要化进水里了。

他洗了一会,就慵懒地泡在水里,看着窗棂上那些繁复的雕花,渐渐的,脑袋有些恍惚。

“砰砰。”突然敲门的声音,惊得他差点从水里跳起来。

“谁…!谁!”

“公子,请问您沐浴毕了吗?”是女子的声音,想是碧桃所说的仆从。

“我…!啊我…好、好了!”王晟星慌忙回应道,“我这就起身穿衣…!”

他爬出池子,扯了架子上的棉布将头发和身上的水拭干后,就把准备好的中衣和外衣一起拿过来,正准备穿时,发现少了一件东西。

正是沐浴后男子最先要穿上的…兜裆布。


 
评论(37)
热度(209)